古代女子

句容历史解密网 2020-03-17 14:53:58

揭秘《金瓶梅》中女主角之一李瓶儿的三段婚史

古代女子,绝大多数不能经济独立,解决物质生活的首要途径当然是嫁给一个好丈夫。但是,嫁给一个好丈夫,解决了物质问题,并不一定就得到床笫之欢。因为,男人的财富与性能力并非都是成正比的。而且,即便男人有能力,也会喜新厌旧,让旧人守活寡。于是,女人在满足了物质需求之后,往往会面临床上的问题。

图片来源于络

譬如《金瓶梅》上的李瓶儿,他与第一任丈夫花子虚生活奢侈,尽享其乐,但瓶儿却过得很不好,花子虚把他的“能力”都用在了妓院里。和花子虚一块生活的时候,李瓶儿即便藏有很多私房钱,但总归这个钱也是来源于花家,她在经济地位上依然是从属性质。后来,她继承了花子虚的丰厚遗产,再嫁给蒋竹山,经济上完全翻身做了主人,绝不再是从属性的,而是决定性的,连蒋竹山都是入赘过来的,也是她出钱才使得蒋竹山有了开药店的本钱。

遗憾的是,蒋竹山先天的“能力”不强,无法令瓶儿满意。尤其是瓶儿与蒋竹山结婚前,早就尝过西门大官人的威猛,蒋竹山就相形见绌,甚至是小儿科了。而且,蒋竹山本来就是作为西门庆的替代者才进入李瓶儿的视野的。可他后来的“表现”是那么的令瓶儿失望。而且,除了“性”,蒋竹山的个人魅力与“事业”,与西门庆相比,更是有天壤之别。

正因此,如果说瓶儿对第一任丈夫花子虚的性冷落,还能保持一定的克制,那么此刻对蒋竹山,就根本无法容忍了。她让蒋竹山入赘,完全像一位富有的男人,花钱买了一个“小妾”。她再婚是为了获得性愉悦,可蒋竹山这个“小妾”根本就力不从心,令她感到“人财”两空:蒋竹山不是一个“称职”的男人;李瓶儿的钱似乎也白花了。

从《金瓶梅》的描写来看,花子虚倒还“强壮”,但他长期泡在妓院里。他对李瓶儿的熟视无睹,并非他没有“能力”,而是他似乎对妻子早已厌倦。所以,李瓶儿对他即便有天大的怨言,也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更不会在性能力上鄙视花子虚。但蒋竹山就不同了,他在与瓶儿结婚后,只“伺候”瓶儿一个女人,却依然不达标。

图片来源于络

换言之,李瓶儿打心眼里瞧不上花子虚,鄙视他,怨恨他。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但瓶儿对花子虚的恨,发展至后来都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。如果一个男人花钱买来一个小妾,但不能满足他的需求,那么他可以将其丢在一旁,甚至可以再卖出去,反正不至于产生天大的仇恨。但作为一个有着旺盛性需求的女人,如李瓶儿,她好不容易能够在前夫死后,“买”来一个男子,却还是不能尽兴,那么女人的恶毒与疯狂,就比同等情况下的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了。

一个经济上不那么独立的女子,也许能够忍受空虚寂寞,而且可以自我克制,如作为花子虚妻子的李瓶儿。但是,一个掌握了经济主导权、并且非常强势的女子,就不会太多地克制自己的性需求,甚至因个人本身强烈的需要,而万难忍受身体的“闲置”与“凋零”,如作为蒋竹山妻子的李瓶儿。

真是经济基础决定“上层建筑”,说得一丁点都没错。同时,李瓶儿的这两段婚姻,也充分说明,当女人经济上独立之后,她们势必会同男人一样,毫不压制自己的性需求,并提出自己的不满与诉求。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的不同,或曰现代社会的先进性,便可以从女人经济独立后产生的“性动力”,见之一斑。

李瓶儿把蒋竹山“休掉”后,她又有了第三任丈夫西门庆。西门庆虽是大财主,但李瓶儿手里有钱,她在经济上相对于西门庆的其他妻妾来说,是有很强势的,至少在心理上,她很安逸,有优越感。同时,西门庆也能给她极大的性满足。她成功了,女人能够享受到的东西,她都拥有了。但西门庆是一个博爱与“博性”的男人,再加上有潘金莲一如既往的独宠,于是瓶儿所分得的性爱也其实是有限的。

换言之,她本可以利用自己的财富找一个专宠她的男人,而这个男人的性能力可能还超过西门庆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李瓶儿就更成功了。可惜,这个假设只谈了性,而没有谈感情,是不成立的。作为一个富婆,李瓶儿在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后,非要嫁给西门庆不可,除了看中西门庆的性能力之外,就是她爱上了西门庆。而且,李瓶儿对西门庆的感情,是性与爱结合在一起,无法分割的。

图片来源于络

刚开始,花子虚还活着的时候,瓶儿与西门庆偷情,她被西门庆的床上功夫完全折服。这个时候更多的是“性”,而非“爱”。后来,她苦苦等不到西门庆,甚至得了严重的相思病,像一个“性瘾”患者一样。而蒋竹山恰在此刻出现,她便“下嫁”给蒋竹山。可蒋竹山在动物属性与社会属性上的双重“无能”,使她猛然发现除了性,自己还千真万确地是爱上了西门庆。正如她自己所言,西门庆就是治疗她病根的一剂良药。

而这剂药方,是以“性”作为药引子,以“爱”作为主药材。熬制好了之后,却发现不知道是主药材多一些,还是药引子多一些,甚至药引子也成了主药材,而主药材也成了药引子,反正混乱交织在一块,喝下的或许全都是药引子

古代女子

,亦或许全都是主药材。

在做了西门庆的第六个老婆后,李瓶儿居然成了贤妻良母,与之前那个淫荡、绝情、冷酷的李瓶儿相比,似乎是两个人。此刻的李瓶儿,因为爱着西门庆,也能极大地包容西门庆的“博性”与“滥性”,甚至对自己之前汪洋似海的性需求,也进行了必要的克制与转移。嫁给西门庆的李瓶儿,有了浓浓的爱,有了虽不是以前那般渴望,但还算适中的“性”,也有自己带来的小金库作为经济后盾,她在古典中国的女子中,算是相当幸福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蚌埠中医癫痫病医院
肢体麻木是怎么形成的
烟台中医牛皮癣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