插队

句容历史解密网 2020-01-18 13:44:39

插队,空前绝后的宝贵经历 - 一次穿越时空的还乡之旅

插队,空前绝后的宝贵经历。

一次穿越时空的还乡之旅。

苏 展当年柳城县沙埔公社插青。

到底是应该遗憾还是应该自豪?至今为止经历的许多事情中,印象最深刻的竟是这样两件不小不大的事情—下乡插队和骑车到拉萨。在我的生命里,在身边的人群中,被记起和提起最多的,也是这两件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。

插队,那是我二十一岁的时候。高中毕业,全国停止高考,在学校被”搞了三年”之后,被”下乡插了六年队。关于被”下乡我在一首诗里这样形容:岁月,正以疯狂的速度前行/时代的列车刚冲出疾风暴雨/中国青春期的躁动急速刹车/我们像种子被抛向广阔天地∥没有思想,也没有愿不愿意/不允许犹豫,更不允许质疑。∥这是1969年的1月23日/一辆辆大军车转运一批批种子/从那个叫做城市的大仓库出发/朝着农村广袤的田间地头驶去∥。

插队在人生中是很大的弯路但在当时,却并没有怨言,甚至不觉得是挫折。这是有点奇怪的。一个城市里舒适家庭长大的独子、家务完全不会做的学生,一夜间背起蚊帐被窝锑桶,来到一个连电灯都没有的山村,不是来旅游、探险或者支农,而是来安家落户。怎么就没有怨言也不感到挫折呢?不说今天的年轻人,就是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插队,艰难从第一天出工就扑面而来。光是打赤脚对我就是一件蛮艰难的事,下水田更是寸步难行。插秧腰又酸,挑秧肩膀又疼,用牛牛根本就不听你的,第一次犁地我就弄断了农民的犁。好不容易收工了,又饿又困,回到家还要挑水摘菜、起火做饭,才有得吃。经常是饭还没有吃饱,出工的钟又响了。

这就是插队,连走路吃饭都是磨练,做农活的考验就更不用讲了。算了,过去的艰辛劳累,不说也罢。插队六年,懂得米是怎么来的、菜是怎么来的、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是怎么来的,懂得中国人数最多的农民是怎样生活的,是我的第一收获。当然,最大的收获,直到今天都仍然是事业根基的收获是,学会吃苦、能够吃苦、不怕吃苦。

插队,生活的艰辛和劳动的艰苦已经难熬,好不容易熬过了极点”压在心底的理想”又开始蠢蠢欲动。前途的渺茫逐渐压倒眼前的沉重,强烈地折磨起我来。二十出头的年纪,哪个没有点远大理想”从来自认是个不甘平庸的人,这下子如何是好?当年在陕北延川插队的北京知青,后来说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还可以干事”我在当时却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。人与人没有可比性,草民跟领袖人物就更无可比性。那时候的我,只是尽量找点书来读,完全是无目的地乱读。读点书,日子充实得多,心里的迷茫也缓解了不少。

插队的日子,从农民身上,我读到了吃苦耐劳的鲜活诠释,感悟到做人做事的坚实基础,那就是—老老实实地面对现实。插队的经历,使我获得坚忍不拔的意志,养成脚踏实地的习惯,增强了在文革初期起步的独立思考的勇气。

插队,知识青年运动,对于历史,对于整个国家该如何评价和总结,不是我能够做的。但这段岁月对于我的人生,是从二十一到二十七岁唯一的、无可替代的经历,它对我的影响我当然有资格做出自己的评价和总结。插队—强壮了身体,锻炼了意志,锤炼了品格,增强了自信。或许你会问,都是正面的?负面的呢?负面的我一般不去想它,想多牢骚多、丧气多,于事无补。总之,我对今天的生活还算满意,对今天的自己还算认可,这就够了。能有这样的心态,主要也得益于插队那几年的经历。

从柳州骑单车到拉萨,是我满六十的那年。在骑车翻过云贵高原,爬上青藏高原的一个多月里,我能够一路踩上去没有下来推过车,这意志和力量,绝大部分也是来自插队的历练。

讲起插队的日子,有人讲不堪回首,有人说苦不堪言,有的人怨声载道,有的人愤愤不平。各人有各人的感受和理由,各有各人讲话的权利。但我觉得自己似乎变成大地上一棵不会说话的秧苗,你抛我到贫瘠的沙地,我不计贫富只管埋头生长;你泼我一身粪水,我忽略香臭只顾吸取营养。风雨来了我经受风雨,阳光来了我沐浴阳光。在风中原地舞蹈,在雨中沙沙歌唱,在骄阳中流汗,在月光下遐想…原来以为不同的经历会造就不同的人,后来发现相同的经历也会造就不同的人。看来关键还在自己,内因是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嘛。

插队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,但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和健康财富,却总是在我的牛式坚韧中不断地升值。

所以那首题为《感恩乡亲,感谢经历》的诗,我这样收尾:眨眼间四十多年已经过去/我们的青春焕发过无数次/无论境况怎样都能成为中坚力量/凭借的就是人生这段插队的经历∥岁月,又以飞快的速度向前飞奔/时代列车正驶向和谐文明的高地/中国富裕初期的躁动又悄悄开始了/我们的果实已收藏到历史的皱纹里∥。

海德格尔说:诗人的天职是还乡。”其实又岂止是诗人,是人,都需要根基,都需要还乡。插队,使我这个生在城市长在城市的人,有了亲近本源”或者说接地气的故土。

插队的历史结束了,它的空前是大家都看到了的,它的绝后也是大家所希望的。随着文革的结束和对文革的否定在党的文件中定格,我想这个绝后也应该是可以预期的。果真这样,我们插青就成为空前绝后的一代了。当然,这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我曾经拥有插队的日子。

2013年9月20日·柳州。

应柳城县委组织部编的插青专刊约稿而写,刊于《梦回洛崖知情城》同时刊出的还有我的诗《感恩乡亲,感谢经历》。

山西治疗癫痫病方法
藤黄健骨丸能长期吃吗
菏泽癫痫病医院地址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