具体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392章

句容历史解密网 2020-09-15 11:17:41

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392章

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愈发显得美丽,陈兴举杯同朱子情注视着,鲜红的酒液就像是一个美艳的女人,陈兴品着酒,更像是在品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,如果不是因为不清楚对方和谭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关系,陈兴其实不介意和对方更进一步。

“陈市长看起来酒量不错。”朱子情轻抿了一口,微笑道。

“只是一杯葡萄酒,要是这样也能醉,那都不用在官场混了。”陈兴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难怪都说当官的人就没几个酒量不行的,看来都是锻炼出来的。”朱子情回应着陈兴的话,想着心事的她,很快压下那些小心思。

两人重新入座,陈兴抬手看了看时间,笑道,“子情小姐,这饭也吃了,酒也喝了,今晚这顿饭是不是也该结束了。”

“怎么,陈市长还有事?”朱子情看了陈兴一眼。

“事情倒是没有,不过和子情小姐这样的大美女坐在一块,我感到压力很大。”陈兴微微一笑,“要是没别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陈市长,和我一起吃饭,就这么让您讨厌嘛,瞧您这没坐多久就急着要走。”朱子情很是幽怨的看着陈兴,“陈市长,您要是没别的事,要不跟我去个地方?”

陈兴一愣,看到朱子情那凹凸有致的美妙身材,陈兴心脏很不争气的一跳,脑袋里竟是想到了男女之间的龌龊事,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,朱子情该不会来个出格之举,去酒店开房吧?

出神了一下,陈兴暗骂自己就是个色鬼,脸上不动声色,道,“子情小姐,去哪?”

“陈市长,容我先保密一下,估计那种地方陈市长还没去过呢,等下去了就知道,陈市长不知道肯不肯赏脸?”朱子情美眸望着陈兴。

“没去过的地方?”陈兴微怔,随即摇头笑笑,他的脑袋确实是越来越不正经了,刚才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,这会听朱子情的话,显然不会是要去酒店开房什么的,既然是他没去过的地方,陈兴迟疑片刻后,也点头应允了下来,笑道,“子情小姐说的这么神秘,我倒是有几分好奇了,跟子情小姐去一下又何妨。”

“好,那我们这就动身。”朱子情见陈兴答应,脸上笑容也绽放了开来。

两人说走就走,动身离开酒店,朱子情开着一辆红色的宝马,让陈兴坐她的车,朱子情没急着上车,而是先绕到后车厢拿了一个袋子,这才走向驾驶座。

陈兴和朱子情坐在车上时,省委常委别墅小区,葛建明的秘书徐卫匆匆的拿着一个文件袋来到了葛建明的住所,行色匆匆的下车后,直奔葛建明所住的七号小楼。

“小徐,有什么要紧事?”葛建明坐在客厅看着,徐卫进来后,葛建明微微点了点头,随手示意着对方坐下,徐卫已经跟了他有些年头,这次他到省纪委任职,同样也把徐卫带了过去,在葛建明心里,徐卫更像是个晚辈一样。

“书记,这是刚收到资料,您看看。”徐卫将手头的文件袋送到了葛建明跟前。

葛建明疑惑的接过文件袋,徐卫在里没细说,他倒是挺奇怪会发生什么要紧事。

打开文件看着资料,葛建明的神色很快就变化了起来,从一开始的平静到脸色难看,葛建明沉着脸,“这是什么时候收到的?”

“晚上才收到的,是南州市调查那起走私案的专案组送过来的。”徐卫回答道。

“调查走私案的专案组?”葛建明皱着眉头,又问了一句,“亲自送到省纪委的是谁?”

“是周知进。”徐卫轻声回答着,他知道葛建明也许会更加不愿意听到这个消息。

徐卫猜得没错,葛建明的确是很不想听到这个消息,念叨着周知进的名字,葛建明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陈兴,周知进作为市长助理,完全就是跟陈兴穿的同一条裤子,是陈兴弄过来的帮手,周知进亲自将这个文件袋送到了省纪委,葛建明都没法不将这事跟陈兴联系在一起?想着这事如果真是陈兴在指使,葛建明脸色就变得愈发难看。

客厅里的气氛很是肃静,沉默着的葛建明脸色阴森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葛建明才脸色铁青的说了一句,“贾正德还真是让我失望,瞧他都干了些什么事。”

“书记,他也许是一念之差。”徐卫看着葛建明的脸色,小声为贾正德辩护了一句,贾正德作为前市委秘书长,还曾经是他的上司,徐卫于情于理都该为对方说句话,况且他也认为葛建明未必就不会不管贾正德。

“我提拔他,把他调任副市长的位置,就是希望他能给我办点事出来,结果他没作为,还给我惹了不少是非,要只是那样也就罢了,现在又搅进了这种烂事里,他这叫一念之差吗?”葛建明怒道。

兴许是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大了点,葛建明深吸了一口气,强迫着自己要冷静,这里是省委别墅小区,葛建明知道自己是注意,尽管说的话外人听不到,但动静太大,别人也会产生疑虑。

“书记,周知进把这个文件袋送过来,您说他是什么意思呢?”徐卫有些不解的道,贾正德是出自葛建明门下的人,徐卫深知就算是周知进来市里的时间有限,但也肯定知道这一点,因为陈兴很清楚,周知进不可能没将这事跟陈兴商量,那么,陈兴和周知进明知道贾正德是葛建明的人,他们这样目的何在?

“什么意思?哼,他们这要么是想看着我亲自指示查办贾正德,挥泪斩马谡,要么就是想讨价还价。”葛建明冷着脸,以他对陈兴的了解,做事狠辣果决,跟其年龄一点不相称,葛建明从来就不敢过分轻视陈兴。

“书记,您都调到纪委了,陈兴就算是要斗法,也得找邓毅去呀,他有什么好跟很多大型光伏企业也将调整战略您讨价还价的?”徐卫皱眉道。

“那就要看他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了。”葛建明此时也沉思了起来,这一刻,他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南州市纪委办的常志坚的案子,虽然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的违纪案件,但因为涉及到邓毅和陈兴之间的暗斗,葛建明也关注了一下,他要是没记错,常志坚的案子,好像这两天法庭也要宣判了。

值此时刻,眼前这么一份文件袋,两者会有某种联系吗?葛建明眉头紧拧着,陈兴的心思,并不是那么好猜的。

酷跑溜冰城,这是南州市区颇有名气的一家溜冰城,朱子情的车子停在溜冰城门口时,陈兴转头看了看外面,神色微怔,随即笑着对朱子情道,“子情小姐,你不会是要带我来这溜冰城玩吧?”

“不错,怎么样,陈市长以前没来过吧?”朱子情笑着眨了眨眼睛。

“的确是没有,说实话,我不会溜冰。”陈兴很是实诚的说着,看着朱子情的目光有些古怪,特别是此时朱子情一身深v长裙,陈兴无法将朱子情跟溜冰联系起来,笑道,“子情小姐,你这是准备过来溜冰?”

“那当然,要不然我带你过来干嘛,陈市长,是不是觉得我看着不像是个会溜冰的在此之前该协会向山西省物价局提交了建议立即启动煤电价格联动的报告。?我告诉你,我可是高手哦。”朱子情调皮的笑着,此时的她没有那种女人妩媚的样子,反倒是多了几分小女人可爱的神态,脸上的神色也显得干净纯澈许多。

“真看不出你还是个溜冰的高手,不过你今晚准备穿这样去溜冰?”陈兴看着朱子情,想象着朱子情要是穿现在这身长裙去溜冰,陈兴想象不出那种风情,但他在想,朱子情胸前一定是风光无限。

“当然不行了,所以我要换身衣服。”朱子情莞尔一笑,跨过驾驶座,伸手拿着刚刚仍在后座的袋子,那是她的一套便装。

朱子情没注意到自己胸前一部分压着驾驶座的头枕,另一部分则是几乎靠到陈兴身上,淡淡的香味让陈兴怦然心动,想着朱子情说要换衣服,陈兴更是眉头一跳,朱子情要直接在车上换衣服?




宝宝起名
嘉兴治疗白斑的医院
唐山看白癜风专科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