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风的脑海里漂泊着一个女人美食美食

句容历史解密网 2021-01-15 03:40:31

摘要:陈风的脑海里漂泊着一个女人,一个经过高中三年才浮出水面的女孩,犹如一朵不胜娇羞的莲花。

陈风的脑海里漂泊着一个女人,一个经过高中三年才浮出维斯布鲁克恐怕也会效仿。和小小的俄克拉荷马城相比水面的女孩,犹如一朵不胜娇羞的莲花。

这个女人是经过高二文理科分班仍与陈风同窗两年的同学,她的名字叫柳芬。可高考,她没能“晋级”到陈风的学校。他们分开了,失去了音讯。

回想高中,黄昏,他和柳芬,同唱爱情歌曲。陈风亲昵地叫她“依依”。她叫陈风“大叔”。那感觉就像夫唱妇随。

他发现自己的世界不能没有她,不管结局会怎样。三个月他问遍了所有的旧友,仍一无所获。越是失望,就越是渴望。

三个月后一个星期六晚9点多,他得知了柳芬的。他立马拨通,激动得全身抖动。

“喂,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大叔啊!”

“啊!大叔,我想死你了……”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“我在靠近车站的那个光彩分店,你出来吧!”

“好!”

一挂掉,陈风果如风一般狂奔而去。

他一路长啸赶到光彩,看到两个衣着亮丽的女子站在门口。一个是柳芬好友范小红,另一个便是柳芬,她留着飘逸的长发,戴首饰,穿裙装,高跟鞋,苗条身材充满了时髦气息。

四眼相对,笑容绽放。柳芬伸出双手小跑前来,口中叫着“大叔”,这一声有多少欣喜,亦有多少感慨。在来来往往的人前,陈风不敢与她热烈相拥。只是拍着她的臂膀,一时无语。

这时小红说:“你一个大男人,站哪干什么,还不过来帮忙提箱子。”

“箱子?”他回过神问:“谁的箱子”

“还用问吗?当然是依依姐的罗!”

他转向“依依”问“你买箱干什么?”柳芬哽咽不能语。

“她明天就要去云南了。”小红伤感而又无奈。

什么?去云南?陈风如遭迅雷,呆了。三个月的寻寻觅觅,竟是别离!

“大叔,别这样,你饿了吧,我们去吃夜宵。”

“吃……吃……对!要好好地吃,大吃特吃,我请客!”陈风强颜叫着。

他提着箱子,一步一步,艰难地挪动,倒像在提着整个世界走。

来到摊点坐下,柳芬、小红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,不禁咯咯笑出声。陈风见“依依”也笑,气怨地说:“想必你三个月来,都是这么开心!”

“哎,陈风,这话你就冤枉依依姐了。三个月来,她可没比林黛玉少流泪。她这次回来,专程为了你。”

陈风萎下的头,又挺立起来问:“她不是明天去云南吗?”

她们笑得更欢了。

“依依姐打云南回来,我在车站接她。刚才只不过是我策划的小测验,看看你的表现,值不值她三个月的相思泪。”

“去你的,别乱说……”柳芬脸一红,低下头。

这一次,谁能阻挡陈风抱住依依。

“依依,我不能再失去你了。”

“我回来了,就不走了。”

“哎呀,你们要不要吃夜宵啦,我可饿了!”

久久相拥的他们才慢慢松开,叫上热乎乎的汤圆。

共 100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本篇文章很清新,读来颇为拿奖学金。功课之余我们也聊天真实,描写生动,构思精巧。一对恋人,久别重逢,失而复得的感觉,一个小测验,极具小情趣。欣赏佳作。【:至简】

1楼文友: 20:19:29 欢迎,问好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2楼文友: 20:21:2 作者:戴洛希,自初中开始创作诗歌、小说、散文,作品散见报纸杂志征文,愿结交文友,互相切磋,共同进步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合肥妇科医院
心悸吃什么饮食
兰州前列腺炎
友情链接